推荐资讯

最后更新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技术优势
科学家遭九州量子董事长威胁” 或起因于向其追讨3000多万“借款
时间:2018-11-28 17:19:44  来源:本站  作者:

  谁也不曾想到,昔日的合作伙伴却弄得反目成仇,两位量子界的巨头竟然在短信中恶语相向,并引起舆论哗然。

  2018年7月下旬,在科大国盾量子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大国盾”,原名安徽量子通信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徽量子”)董事长、科学家彭承志微博发表公开信称,遇上流氓被郑韶辉威胁10个月后,浙江九州量子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州量子”)前董事长郑韶辉(科大国盾主要股东之一)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称:“我和彭承志在对骂中双方都说了过激的语言,那只是双方口头互相威胁而已,而事情的起因是向他追要3000多万元借款无果的情况下。”

  而此前,彭、郑二人是亲密的合作伙伴,分别是量子界两家知名公司的董事长,不同的是,彭承志身兼企业家和科学家两重身份;而郑韶辉只是一位企业家。

  对于短信互骂的起因及相关事项,彭承志表示不方便接受采访,需要联系学校,但截至发稿,中科大方面未作回应。

  2015年之前,郑韶辉从事产业投资和基金管理,并担任浙江国贸东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贸东方”)总经理,其于2008年在中国科技大学上海研究院攻读博士研究生时,在一次讲座中结识了潘建伟,后来联系日益增多。

  安徽量子成立于2009年5月,潘建伟、陈增兵和彭承志等人成为原始股东,潘建伟为首任董事长。其后在潘建伟的介绍下,郑韶辉结识了安徽量子其他高管、中科大量子方面专家陈增兵、彭承志等专家学者。

  “我与彭承志的矛盾起因是一笔所谓的‘借款’,而并非因为技术之争。”郑韶辉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称,“在2017年9月28日当天,我还微信约彭承志见面,打算追要3234万元借款,结果晚上彭承志便发布了那条微博。”

  郑韶辉十分看好量子产业,2013年,郑与潘建伟等多次谈判之后,作为基金管理人的郑决定投资入股安徽量子。彼时,潘建伟是安徽量子的大股东,而潘建伟、陈增兵与彭承志是中国科技大学量子技术研究团队的专家。郑则代表投资方国贸东方及其管理的基金。

  首次签订合作协议签订日期为2014年6月15日,甲方安徽量子与乙方国贸东方(授权郑韶辉)签订《量子通信产业技术化合作协议书》,协议书显示乙方在认可安徽量子估值19.5亿元的基础上进行增资10%至15%的股权,同时协议规定乙方在浙江省境内注册一家名为“浙江神州量子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暂定名,以工商部门核准名称为准,以下简称“浙江神州”)的公司。浙江神州成立后与甲方共同发起成立浙江移动量子科技有限公司(暂定名,以工商部门核准名称为准)。

  协议还规定,乙方负责融资、团队建设与地方政府沟通并获得充分支持,对甲方提供的技术人力提供必要的财力和物力支持。

  在框架协议签订后,郑韶辉最后决定用国贸东方管理的杭州兆富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入股的杭州云鸿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两只基金作为主体,投资安徽量子。

  在确定投资主体等详细事宜后,2014年8月前后,安徽量子分别与杭州云鸿和杭州兆富签订具体的《增资协议》。协议称,按照19.5亿元估值,云鸿投资拟认购安徽量子新增注册资本的投资总价款12250万元,其中245万元(股权)作为新增注册资本,其余列入资本公积。增资后云鸿投资持有安徽量子注册资本的5.3%。根据约定,杭州云鸿在2014年9月30日前将8575万元(总增资额的70%)支付给安徽量子。

  杭州兆富出资10850万元,持有安徽量子217万股,占4.70%的股份。杭州云鸿和杭州兆富增资价格都是折合50元/股。

  根据郑韶辉出示的资料显示,最终增资时杭州云鸿以36.8元/股增资,杭州兆富仍以50元/股进行增资。其中又有何隐情呢?

  协议显示,杭州兆富和杭州云鸿分别在2014年8月10日之前和2014年9月26日,向安徽量子的开户行民生银行支付7595万元和8575万元人民币(均为增资额的70%)。

  “根据约定,在我们支付70%首付款后,安徽量子答应启动办理工商登记(向主管部门申请工商变更),但安徽量子一直未落实,一直拖了近3个月。”郑韶辉回忆称,“我找到安徽量子董事长彭承志询问后,彭承志直言想要把杭州云鸿投资款中的3234万元拿出来借给(实际就是变相地送给,郑韶辉进一步解释称)包括彭承志在内的安徽量子9名高管及技术人员。同时,彭承志表示将重新签署杭州云鸿与安徽量子的增资协议,并答应不让云鸿投资多出一分钱,改成投9016万元(原投资额减去3234万元后的数字),仍持有安徽量子245万股。”

  “对于云鸿投资来说是出同样的钱,拿出3234万元来借给他们,安徽量子降低股价,我们还是得到245万元注册资本的股份,也没什么损失。”郑韶辉如是认为,于是同意了上述提议。

  2015年2月,安徽量子与杭州云鸿重新签订了一份增资协议,协议称杭州云鸿以9016万元增资获得安徽量子245万元的股权。3个月后的2015年5月,安徽量子进行了工商变更,杭州云鸿以9016万元人民币增资245万元股权,折合36.8元/股。

  作为一家计划上市且具有严谨学术背景的国资参股公司,其股价随意变动,让杭州云鸿方面感到难以信服。

  “2014年12月彭承志等九人与云鸿基金签订借款协议”,郑韶辉强调称当时协议落款没有写时间,“但实际的签订时间确实是2014年12月份”。

  借款协议称彭承志等人在量子方面承担着关键作用,为鼓励彭承志、赵勇、杨涛、陈庆、张军、冯斯波、张爱辉等9人,云鸿基金向上述9人借款3234万元,借期20年(自2014年9月10日起至2034年9月9日止),借款无利息。协议还规定,云鸿基金分别将1170万元打入赵勇的工行账户、将1742万元打入彭承志的中国银行账户、将322万元打入彭顷砡的招行账户。

  同时协议表示,如果安徽量子在A股上市成功或者自成立以来安徽量子累计利润达到1.7亿元,杭州云鸿将3234万元作为奖励,不需要彭承志等人还款。

  “根据当时的安徽量子发展趋势,上述两个条件都非常容易达到。”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行人士表示。

  果不其然,2018年3月29日,科大国盾董秘办一位杨姓工作人员,向当时杭州云鸿基金发来《确认函》,表示科大国盾自成立以来累计利润早已达到1.7亿元,要求豁免3234万元偿还义务。“但是科大国盾方面并没有提供相应的审计报告等有说服力的资料,所以我们没有签署。”杭州云鸿一位前高管介绍道。

  《中国经营报》记者获得的云鸿基金账户收款回单显示,2014年12月16日收到两笔科大国盾汇入的资金共3234万元,摘要为往来款。“科大国盾汇过来的钱就是把云鸿基金的部分投资款退回,再让云鸿基金打给他们。”

  就在2014年12月16日当天,杭州云鸿基金收到科大国盾的汇款后随即向彭承志、彭顷砡和赵勇三人的账户支付3234万元。

  “彭承志等人从云鸿基金已经支付给安徽量子的8575万元中拿出3234万元,汇给云鸿基金,当时我觉得是有不妥,但因为我自己没从中得到任何好处,所以没多想就同意了。”郑韶辉回忆称。

  2016年1月29日,科大国盾因需要上市,进行股权确认,经过全体股东和券商等会议后,中国科技大学最终被确认为控股股东。郑韶辉咨询了律师,律师告知当年借款的行为可能涉及科大国盾的国有资产流失,为保险起见,必须从“技术上”把这笔资金问题修正。

  2016年1月,在中科大上海研究院召开的一次科大国盾股东会议上,郑韶辉开始旧事重提,向彭承志等人表示借款的举动不妥,并承诺可以帮彭承志用国盾股权到外部抵押借款,只要他们支付利息就可以了。郑希望彭承志归还借款,恢复原状,把钱还给云鸿,再由云鸿注入国盾,把账走干净。

  自2016年1月份向彭承志等人追要借款后,郑韶辉与科大国盾的关系开始渐行渐远。

  “他们说我之前是同意的,现在又不同意了,说我出尔反尔,不守信用。”郑韶辉回忆称,“我向他们陈述了利害关系,却仍无济于事。”

  “根据当初的协议,2014年7月成立了浙江神州量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神州网络”),但神州网络的资金大都是我拉来的,起初中科大教授、科大国盾创始股东陈增兵担任董事长。关系冷淡后他们开始把技术人员撤走。”郑韶辉称。

  而据工商资料显示,陈增兵的确在神州网络公司担任过董事长;2015年6月神州网络董事长由陈增兵改为郑韶辉。

  “经过几次交涉,彭承志等人以有借款协议为由不还钱。”2016年10月4日杭州云鸿向彭承志发去律师函,称杭州云鸿与安徽量子签订入股协议后,彭承志无故拖延杭州云鸿入股安徽量子的手续,为加快杭州云鸿入股进度,被迫同意彭承志的借款要求,并签订合同。该借款完全是被迫的。

  《中国经营报》记者获得的科大国盾于2016年10月7日的回函称:“2014年9月10日,彭承志等人向贵方借款3234万元,是经过科大国盾董事会研究同意的,不是个人行为亦不是职务侵占和收受贵方财物,借款悉数用于公司管理团队和技术团队认缴新增资本。”

  而双方矛盾激化的另一个原因是量子专家潘建伟、陈增兵等高价卖股套现,这让杭州云鸿方面感觉他们的减持是对企业没信心。而作为核心技术人员及高管都没信心,让郑韶辉觉得自己对基金的投资人无法交代。

  2016年12月16日,科大国盾第一届董事会第八次会议上,决定潘建伟转让270万股股份,价格为130元/股,股权转让款3.51亿元,扣除所得税后潘建伟套现2.808亿元。

  此外,2017年2月13日股东大会又通过陈增兵转让70万股,转让价格为130元/股。

  2017年8月,郑韶辉等杭州云鸿投资方面的人员拨打彭承志以及科大国盾另一个知情股东的电话,均拒绝接听。双方矛盾进一步激化。此后郑韶辉发短信骂彭承志,引发二人短信对骂。

  9月28日白天,郑韶辉再次给彭承志发短信追要3234万元借款,但并未获回复。当天晚上11点多,彭承志微博公开了郑韶辉“威胁”彭承志“锤杀彭的子女”的情况。

  《中国经营报》记者两次拨打彭承志电话表达采访的意图,均被婉拒,并称有情况可以咨询中国科技大学。

  《中国经营报》记者随后致电中国科技大学党政办,党政办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向领导汇报后回复,截至发稿,记者未接到回复。

  而科大国盾方面曾表示,九州量子前董事长郑韶辉利用其控制的杭州云鸿基金,借用科大国盾的股东身份,干扰科大国盾的正常运作以及开展IPO报批工作。且郑韶辉实际控制的九州量子与科大国盾构成同业竞争,郑韶辉为谋取自身利益,不断为科大国盾设置障碍,甚至打电话、发短信侮辱、恐吓科大国盾董事长。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